联合国86名职员确诊新冠肺炎 大部分位于欧洲地区


此前的2月6日,《中医杂志》还发表了张伯礼团队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团队合作完成的《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各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下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该研究项目为为科技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应对”应急攻关项目。

利用AutoDock Vina系统,研究团队将连花清瘟中21种化合物和新冠病毒的主要蛋白酶对接。对接打分(docking score)结果显示,连花清瘟中三种成分芦丁(Rutin)、连翘脂苷E(Forsythoside E)、金丝桃苷(Hyperoside)的分数分别为-9.1kcal/mol、-9.0kcal/mol和-8.7kcal/mol。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分数都优于洛匹那韦(Lopinavir)的-7.3kcal/mol。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凯利的同事戴安娜·托雷斯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战士”,同时她还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中,同事们纷纷在脸上绑上了大手帕,而不是专业的防护装备,“这不是正规的防护装备,”她在配文写道。

他们的结果显示,与瑞德西韦类似,连花清瘟也可以在体外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复制,连花清瘟的半抑制浓度(IC50)为411.2μg/ml,瑞德西韦的IC50为0.651μM。连花清瘟处理后细胞内病毒颗粒表达显著减少,并能可以抑制病毒感染细胞产生的炎症因子,TNF-a,IL-6,MCP-1和IP-10的基因表达被连花清瘟抑制,且具剂量依赖关系。

CADD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研究与开发新药的一种崭新技术,它大大加快了新药设计的速度,节省人力和物力,使药物学家能够以理论为指导,有目的地开发新药。此外,中药具有多成分、多靶点、调节方式多样的特点,采用西医单靶标、单成分的研究思路来研究中药,被认为很难体现中药的系统性,不能科学解释中药复方的药效物质基础及组方规律等问题,网络药理学即旨在解决这些困境,从相互联系的角度研究问题。

张伯礼介绍,连花清瘟胶囊是“非典”流行期间研究出的药方。疫情期间,临床研究结果显示,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的患者,其主要临床症状的消失率、临床症状持续的时间等均优于对照组,肺部影像学的好转达到了83.8%,临床治愈率达到了78.9%。数据证明,连花清温胶囊对于新冠肺炎具有抑制作用。

在3月23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工程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表示,临床数据显示,金花清感颗粒和连花清瘟胶囊这两种中药对治疗新冠肺炎具有确切疗效。

由于在治疗新冠肺炎时被认为表示出良好的临床疗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第七版)中,连花清瘟均被推荐使用。适用于处于医学观察期临床变现为乏力伴胃肠不适或乏力伴发热的患者,方案推荐口服连花清瘟胶囊(颗粒)。

另一位同事告诉记者,在与感染患者互动期间,他们为一线护士提供了塑料防护服,凯利帮其他人获得了这一防护装备,他自己却没有。

此外,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官方网站显示,目前已有两项关于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均于2月1日注册,状态为预注册。3月27日0—24时,海南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0例,新增重症病例0例,新增死亡病例0例,新增出院0例。